陳樹隆統治下的葫蘆案

發布日期:2017-10-10

陳樹隆統治下的葫蘆案

 

 

十八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提高司法公信力,司法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他說:“一次不公正的審判,其惡果甚至超過十次犯罪。因為犯罪雖是無視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審判則毀壞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曾經,這是座八十年代因瓜子而聞名全國的城市;

現在,這是座十八大后書記市長雙雙落馬的城市。

曾經,這里有想拆就拆、拆完就賴、賴了不賠的酷吏;

現在,這里有敢偷敢換、截留證據、顛倒黑白的法官。

曾經,三山區是綠油油的菜地、黃燦燦的花海;

現在,三山區是物欲橫流、怨聲載道的大工地。

 

 

 

一、群魔下三山

我們先來看一下2010年貪官們列隊的嘴臉。

 

 

王三運順口溜:老子官場英雄,兒子商場好漢。官運財運桃花運,兒子跟著老子賺。

倪發科外號:扒市長。大拆大建,親屬搞土地開發、拿項目。

陳樹隆名言:拆遷只要不死人,方法我不管。養女人,養私生子,被查時資產超億。插手司法,刑訊逼供。

楊敬農名言:讓老洪安排人去告省發改委,在蕪湖拆不拆倪家還不是我們說了算!

洪建平外號:三光市長,拆光!推光!挖光!

強健外號:強遷書記。不怕拆不掉,就怕看不到,樹隆書記在法院裝了金剛罩。

貪官們到了,農民們的夢魘就到了。

 

二、拆你沒商量

王三運指著黃橙橙的菜地說:“這里規劃好了?”

楊敬農畢恭畢敬回答:“國土審批慢,一次只有只有一小塊,需要省里支持。”

倪發科說:“可以先拆嘛,慢慢審批,每個項目可以分散申報一點點,總量就不多了。我在六安就這樣干,一邊拆一邊等。”

王三運回頭看了一下洪建平說:“聽說洪副市長拆遷工作搞得有聲有色,最近為了一個拆遷戶,還將省發改委告了?”

洪建平苦笑說:“都是市領導的決策,我只是跑跑腿。中江商場拆遷難搞,釘子戶難纏,斷水斷電沒效果,還是要強拆,人家開發商等得不耐煩了。對了,上次市里表揚三山區的強健同志拆遷搞得不錯,也說說”

強健走到跟前,滿臉諂笑:“我哪有什么經驗,就是區里說哪個村子要用,我就帶人去拆,農村好干,一拆一大片。”

不久后。

......

焦灣村民朱遠生外出幾天接兒子女兒上墳再回家,眼前一幕令他們不敢相信,房子地基上一片瓦礫,樓房不見了,家具沒有了,果園被挖了。打了報警電話,派出所回答“應該是拆遷,找村里”

下午找到村里,說張書記在睡覺,原來是昨晚酒喝多了,明天才能接待。等到第二天,張書記說是街道拆遷。朱遠生說:“我家什么時候拆遷,我怎么不知道?”張書記說:“街道定的日子,就拆到你家里,正好你家里沒有人。”朱遠生兒子問:“拆遷許可證有嗎?張書記一愣回答:“我不知道。”朱遠生兒子問:“土地規劃證、建設許可證有嗎?”村里有個叫胡向東的說:“街道的事我們不清楚。”朱遠生兒子問:“法院的強拆裁決書有嗎?”張書記搖頭。

朱遠生說:“你們這不是搶劫嗎,什么拆遷啊,光天化日啥也沒有就把人家房子給拆了!”張書記滿臉堆笑地說:“我們不是準備和你商量,填個拆遷協議就行了嘛。”朱遠生氣憤地說:“我去找法院說理去。”

 

三、告我我不怕

三山區法院的王武為難地說:“行政訴訟要你提供證據。”朱遠生說:“我家被拆了,物品失蹤了,有什么證據?”王武說:“就是要證明是誰拆你家房子。”朱遠生說:“村里說是保定街道。”王武說:“最好有書面的證明材料。”于是就到村里去找,張書記聽說要起訴,冷笑說:“保定街道和三山法院在同一個大院里,跟政府搞,你還想告得贏!”正好墻角有個蓋著保定街道公章的公告,就拍成照片洗出來,再找村民寫個證明,交到法院。王武嘆了口氣,讓朱遠生交了50元,總算是立案了,案號行政00001

 

四、不是我拆的

20109月三山區第一次開庭,朱遠生叫上了幾個村民做目擊證人,法院還叫村里送材料,一個叫周維華的慌慌張張送來一堆東西。強健沒來,保定街道辦事處無人到場,其辯護律師強調原告的書證和人證都無法直接證明拆遷主體是保定街道,法官王武不停地點頭。大概一個月,裁定就出來了,證據不足,駁回起訴,因為原告無法證明房子是保定街道拆的。

朱遠生呆了:房子沒了,竟然沒人承擔責任。常看新聞有世界某個地方發生爆炸案,馬上有某個恐怖組織聲明對該事件負責,怎么我們這兒的行政機關連恐怖組織都不如了?

 

五、我們拆錯了

朱遠生找到區政府,有個姓陸的書記接待了。朱遠生介紹了房子被拆物品失蹤等情況,陸書記坦陳誰拆的誰承擔責任,協商不好可以起訴。聽說起訴被駁回,陸書記給保定街道的強健打了個電話,強健說老朱家拆遷協商很多次了,談不攏。

朱遠生說:“我最近幾天就不在三山,他跟誰談的,還談不攏?純粹在欺騙領導。”陸書記隨后安排拆遷辦、街道下午和朱遠生碰頭協商。村里的張書記見區里來了領導,就夸夸其談,將街道的強健如何帶隊用挖掘機拆朱遠生家房子,如何挖果園,如何搬走物品詳細描述了一遍。朱遠生兒子留了個心眼,將講話錄音了,隨后作為上訴證據交到了蕪湖中院。

補充一句,三山區法院王武很用心,故意將上訴期10天安排在國慶期間,讓朱遠生辦理上訴非常倉促。因為家沒有了,只能一次一次從外地趕回來。

原先蕪湖中院已經發放了開庭通知書,接到錄音證據后,立馬出示了訴訟中止裁定書。

強健讓街道村里也分別打來了電話向朱遠生表示歉意:“奇瑞項目趕得急,原本不是拆你家的,挖掘機碰到你家屋角,沒辦法,只好將你家順便也拆了。”朱遠生氣憤地說:“你駕車撞傷了人,看看人沒死,就把車開回來將人軋死嗎!現在還賴不是你干的?”

強健很惡心

 

五、磨你沒商量

等待開庭審判是個漫長的過程,法院沉寂了整整五年。

中江商場倪氏兄弟拆遷案結束了,抗日戰爭也過去80周年了。

三山區原區長王文武和拆遷辦副主任張賢忠都已經在監獄服刑五年。

一個從古到今、從中到外少見的犯罪行為,在貪官們的操控下遮蓋了五年。

 

六、違法能升官

蕪湖中院將案子發回了,三山區法院在2015年開庭,被告無人到場,辯護律師口口聲聲宣稱是合法拆遷,卻什么手續也拿不出來,最后只能判定保定街道辦事處拆遷行為違法。

朱遠生發現,違法拆遷的強健在“三光”市長洪建平的提攜下,居然還升官了,成了副區長!

 

七、不賠氣死你

關于行政賠償部分,因為保定街道沒有提交有效證據,法院的王武就重新立了一個行政賠償案,讓保定街道重新提交“證據”。因為保定街道辦事處非法拆遷造成原告舉證不能,朱遠生的辯護律師提出按照行政訴訟法,由被告承擔舉證責任。法官王武出具的判決書,最后認定誰主張誰舉證,朱遠生無法證明房子裝修、物品和果園狀況,強健指使焦灣村會計周維華偽造幾張簽字表,蓋上辦事處的公章,手寫一個賠償標準,讓王武判定保定街道辦事處一共賠償朱遠生11萬元,全部金額在三山區大概能買新房10個平方。

朱遠生的樓房,沒了。家具物品,失蹤了。果園,也沒了。

王武更惡心

 

八、貍貓換太子

朱遠生上訴了,蕪湖中院開庭,強健不到場,被告沒人來,指派律師到場。

原告請求合法賠房子、賠果園、返還物品、賠償社保損失,至于被告偽造的簽字,要求筆跡鑒定。

蕪湖法院審判員劉進先是拖延,然后以沒有字跡樣本比對敷衍,朱遠生只好手寫幾十個簽名,法院又說要提供2010年前后的簽名,朱遠生只好找了幾份訴訟材料中的簽名去比對。

過了幾個月,法院通知說鑒定結果出來了,認定材料上的簽名是朱遠生簽的,朱遠生大吃一驚,怎么會有這種事!于是就到蕪湖律師那里看鑒定報告,一看又傻眼了,要求鑒定的那幾張偽造表不見了,換成了另一張不相關的表。朱遠生兒子給南京東南鑒定所打電話詢問情況,鑒定所回答是蕪湖法院后來私自調換了鑒定材料,鑒定所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再問法院的劉進,劉進厚顏無恥地說:“不可能,你們要求鑒定的就是那一張。”朱遠生兒子要求劉進出示原先的鑒定申請,劉進說我不知道,就匆匆掛了電話。

劉進最惡心

 

九、烏鴉一般黑

案子又回到了三山區法院,在庭審現場,強健不到,代理律師通知辦事處派人到現場,也沒人敢來。朱遠生堅持要求法官肖珍鑒定四份偽造表。

至于室內物品,被告律師說,已經滅失了。

朱遠生說:“前面一直說我家的物品被妥善安置,怎么一下子就滅失了?這么說就是房子、物品、果園都沒了,我家什么都沒有了!”

朱遠生兒子指著臺子上的復印件,對肖珍說“上次被換了,這次不要再換了!”

一個月后鑒定結果出來了,除了一份被鑒定明顯不是朱遠生簽字,竟然有三份復印件傾向于朱遠生的簽字。再次目瞪口呆!

在律師事務所,朱遠生兒子突然發現其中一張表和原先被告提供的有差別,簽名欄竟然有兩個簽名換成了別人的名字,還少了一個備注“復印件與原件一致”和“三山區保定街道辦事處”的公章。因為是復印件,看起來上面其余部分簽字和金額都一模一樣。

行政機構提供的“證據”出現了自相矛盾的兩份,貪官們制造偽證的嘴臉昭然若揭!

隨后的開庭辯論上,朱遠生兒子就三山區法院再次調換鑒定材料提出質疑,對法院如何去安排鑒定的公正性持否定態度,認為如此鑒定已經失去意義。既然兩張表自相矛盾,偽造證據事實已經成立,被告提供的所謂“證據”就沒有法律效力。

知道證據造假行為暴露,強健等人很緊張,為了證明“證據”的有效性,和肖珍協商后說雖然鑒定的是復印件,但“原件”都有。第二天,朱遠生兒子不看“原件”則已,一看就更疑惑了,“原件”上有公章,送去鑒定的卻沒有。肖珍又補充說,保定街道辦事處自己承認那張備注“復印件與原件一致”加蓋公章的是假的,后來的去鑒定的才是“真的”。

讀者啊,你聽這樣的辯解,還會相信他們的“證據”嗎?

朱遠生兒子說:“強健可以讓周維華一天做一百份朱遠生的簽名表,都蓋個公章做原件。他們送到區里的表格,有哪一份是村民真實簽名的?有哪一份金額是對得上的?你知道這些錢都進了誰的口袋?

沒幾天,焦灣村會計周維華被某某領導安排調職。

 

十、亂判葫蘆案

三山區的判決很快就下了,裁決認為雖然兩份“證據”相矛盾,但“朱遠生”三個字看起來一模一樣,因此可以認定“證據”都是真實的!朱遠生氣憤地說:“強健可以做一百張不一樣的表,朱遠生三個字還一模一樣,我就算簽字領了一百次錢!”法院判決保定街道辦事處賠償53萬元,物品損失2萬元,包括房子果園所有一切在內。

隨后,肖珍被調到了蕪湖經開區法院。

朱遠生不服判決,要求上訴,因為年老力衰,讓兒子和律師送上訴材料到三山區法院,于2017329日將上訴狀和上訴證據交到一個女法官的手上。

下午朱遠生兒子接到三山區法院書記員的電話,說收到了上訴狀和證據。因為證據材料太厚,要在蕪湖中院立案通知拿到后,再提交證據比較好。朱遠生兒子說我們因為在外地提交不方便,是否三山區法院就直接提交好了。書記員便詳細解釋等立案后,法院會聯系上訴人,發立案通知書,證據直接郵寄交到法官手上如何好。朱遠生兒子只好同意了,回家一直等法院的立案通知書。

2017711日上午,朱遠生兒子忽然接到保定街道辦事處的電話,說中院判決下來了,維持原判。朱遠生驚呆了!

不發立案通知書就判了,不通知上訴人、不開庭就偷偷地判了。蕪湖中院法官吳昭武也不通知上訴人確認合議庭組成人員是否合法,用復制的方式重復了一遍三山區法院的意見,明知原告提交了一對證據,提出“二審期間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三山法院和蕪湖中院合謀用極其卑鄙的欺騙方式來了個葫蘆僧亂判葫蘆案!

同日,央視新聞播出“原安徽省長王三運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曾經禍害安徽的大老虎大貪官終于倒臺了。

九天后,720日,中紀委發布公告,原蕪湖市長楊敬農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其涉嫌犯罪問題、犯罪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930日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決定,依法對王三運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并采取強制措施。

“在習總書記的領導下,反腐領域是老虎蒼蠅一起打,全國的老虎倒下了許多,但蕪湖還有不少蒼蠅,特別是陳樹隆楊建農腐敗多年,操控官場和司法系統,余孽很多,有的還在為非作歹。”朱遠生說:“像我家的案子,貪官們想方設法制造偽證,目的就是想掩蓋其背后的一件貪污大案,結果卻是欲蓋彌彰。我堅決擁護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全面從嚴治黨》的重大戰略部署和《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為慶祝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為反腐敗、為全面依法治國貢獻余熱。